丝瓜视频带你看

> 红楼春

小汤山,桃园。

草堂前厅。

贾蔷看着站在面前点头哈腰的贾瑞,和他捧在手里的信,心里一时觉得有些恶心。

也不知是恶心西府那些人,还是在恶心贾瑞。

他沉吟了许久,就在贾瑞愈发惴惴不安,担忧是不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时,就听贾蔷淡淡叹息一声,道:“难为了,不过老太太也是想的简单了。如今山东饥民遍地,盗匪如毛,单骑入山东,怕是走不出百里就要丧命……”

听闻此言,贾瑞半条魂儿都差点吓飞,忙道:“我不去了我不去了!”

贾蔷摆手道:“既然收了老太太的银子,自去便是。我打发四个亲卫护送,尽早见到先生……”见贾瑞还是不敢,他不耐喝道:“收了银子,就必须去。”

贾瑞见事不可挽回,只能认栽,又将信扬了扬,问道:“家主,那这信……”

他觉着,贾蔷必是要过目一番的。

不想贾蔷却摇头道:“我不必看了,这是写给先生的,先生看过后,自有公断。”

即便贾母搬出贾代善来,林如海又岂会为一老妇所左右?

让你窒息的纯白纯白沙

这一点,他深信不疑。

至于不看此信,自是对林如海的信任和尊重。

“去罢。”

打发完贾瑞后,贾蔷回到后面茅草屋内,虽神情如常,但黛玉还是一眼看出了不同,问道:“可有甚么事?”

贾蔷想了想,倒也没隐瞒,道:“老太太写了封信,打发贾瑞南下山东送给先生。”

此言一出,诸姊妹都变了面色。

黛玉也是蹙了蹙眉心,随即摇头道:“爹爹知道轻重,不会在这样的事上偏袒。”

说起来,似不是甚么大事。

往小里说,就好比族中糊涂长者想觊觎年轻族长家业,还没得逞。

肚量大些的,不过一笑了之。

但往大里说,却更像是宗室王公,想要窥探大宝,这却是实打实的谋逆大罪!

贾家这样的情况,毫无疑问,更贴近后者。

果真让贾赦得逞了,就不止是夺去几亩田地的事。

到时候即便他知道李婧怀有贾蔷的骨肉,也必会杀之以绝后患。

这种事,无论前世还是今生,在大家子里都司空见惯,不算甚么新鲜事。

所以,林如海也绝不会纵容。

听闻黛玉之言,贾蔷笑了笑,道:“是啊,先生断不会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动摇的。可惜这老太太,却是愈发糊涂了。”

宝钗看着贾蔷的面色,轻声问道:“蔷哥哥,是对老太太失望了么?”

贾蔷闻言一怔,随后却隐隐有些恍悟,原来他心情失落在此。

对于贾母,他并非如同对贾赦夫妇和王夫人那样,厌恶至深。

虽然有种说法,贾家衰败之根源,便在这个老太太偏袒幼子,是非不分上。

可是假如她未偏袒贾政,而是让贾赦入主荣国,贾家的下场难道就会好么?

答案不言而喻,怕只会衰败的更快,更惨。

贾赦志大才疏,骄狂奢靡,厚颜无耻,毫无底线!

而贾政虽是假正经,迂腐酸儒,但至少表面上,他还在努力维持一个文人的清高。

贾政不会去贪敛无度,不会去追逐权势,自也不会主动参与那些是非大乱中。

当然,被动卷进去后,他也是毫无脱身之法的,只能为人利用……

但无论如何,荣国公生下的二子,本皆无能之辈,贾政当家虽名不正言不顺,却也不至于太过折腾。所以致使贾家衰败罪魁祸首的名头,实不该扣在一个贾母头上。

贾母充其量,就是因为看到宝玉是衔玉而生,故而十分偏宠的一个寻常老太太罢。

且,尽管这个老太太当初是为了元春在宫中能成势,避免他这个风口浪尖的“太上皇良臣”惹出麻烦,拖累了元春,才强逼着他送黛玉南下……

但不可否认,正是有了这个由头,他才能与黛玉相知相识,而后得以拜师林如海。

等到回京城后,又是因为宫里想以他这个“太上皇良臣”为刀破局,借贾元春之手,让贾母、王夫人逼着贾蔷袭爵……

但也是因为这个爵位,给了贾蔷晋身的根基,才有了眼下可传百年富贵的家业。

再后面,还有尹家之事……

对于这三件事,贾蔷原可以不领情。

毕竟,每一桩背后,贾母的动机和初衷,都不是为了他好,而是在利用他。‘’

甚至,还存下了牺牲他的准备。

但贾母利用他的目的,却又不是为了她自己。

她和王夫人不同,王夫人一切动机都只是为了宝玉和王家,而贾母,更多的是为了贾家,只是顺带着对贾政和宝玉有利。

正因为冷静客观的看清楚这些,再加上林如海和黛玉的缘故,贾蔷平日里对她,总还算敬着一分。

但他没想到,昨日他已经将话说的那样清楚了,说好了等林如海回来后再有动作,贾母却仍在背地里搞这些动作,提前送书信给林如海,她想做甚么?

以为如此,就能迫他就范?

可笑!

贾蔷心中清冷,且看她到底想如何罢,若果真也走上邪路,那也怪不得他了……

心中想明白这些,又见姊妹们看他,贾蔷摇头笑道:“原也习惯如此,不过,无伤大雅之举措,亦是无用之举。这一回,我必正本朔源,还贾家一个清静。被利益得失蒙住眼,黑了心在背后落井下石捅刀子之流,绝不能继续安然无恙的留在贾家。等扫清完这小小一方寰宇后,不止我安心,们日子也过的舒心……告诉们这些,原也只为了让们引以为戒。行了,不说这些了。今天庄子上的女人要入秋桃林摘桃,们可有愿亲自去尝试一下这样生活的?”

本还沉浸在沉重气氛中的姊妹们闻言,不解看了过来,这是让她们去当苦力不成?

贾蔷呵呵笑道:“整天养尊处优,时日久了无趣的很。人一生,总该去多尝试几种体验。我建议们都动动,在这多住几天,摘许多桃,再学习一下酿酒的学问,一人酿一坛。却不是为了眼下吃的,带回去后埋起来,等遇到甚么有意义的日子,再起出来吃了。顺便,也看看寻常人的生活,到底是甚么滋味。”

一众女孩子哪里还听得下最后一句的良苦用心,纷纷想着如何摘桃呢。

未几,李婧领了三个农家婆子进来。

那三个婆子先看到贾蔷,急忙上前磕头,贾蔷摆手免礼。

又见她们哆哆嗦嗦的,干脆先离开,让她们自己去理论。

果不其然,听他说要走,三个婆子立刻自在了许多,等贾蔷出门时,正听到她们建议姑娘们穿粗布衣裳呢,恰好,贾蔷早为她们准备了……

出了门后,贾蔷先一步与李婧前往桃林。

路上,李婧问贾蔷道:“爷,区区贾赦夫妇、贾政夫妇,爷若想除去,总能不知不觉‘病逝’,绝无破绽,又何必生忧?”

贾蔷笑骂道:“扯淡!以为朝廷是江湖?还绝无破绽……我告诉,绝无破绽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!我闹出大动静来,甚至搬出皇上旨意来,逼得贾赦滚蛋,贾政退位,落在外人眼里,还算正常行径。可我若是让他们两家子不知不觉好无破绽的暴毙,想想看,在别人眼里,我又成甚么人了?”

李婧恍悟,有些懊恼的拍了拍头,道:“怪道孙嬷嬷都说我,一孕傻三年。如今愈发贪睡,快成废人了!”

贾蔷前世就知道孕妇时期女人内分泌会不大正常,因此心理常会有偏差。

无论是产前抑郁还是产后抑郁,都是极痛苦的病症,因此不敢轻忽。

他牵起李婧的手,笑道:“还真是不知足!还快成废人了?爷身边几个女人,有人想怀上身子都快想疯了,偏怀不上。再看看,李女侠,说要怀上,立马就有了。还说是废人,岂不是在骂人?”

李婧闻言,有些郁沉的俏脸舒缓了许多,否认道:“哪有!”

贾蔷呵呵笑道:“再说,对来说,眼下还有甚么比安安稳稳诞下麟儿更值得称赞的事?对了,还记得我要送回扬州的事?”

李婧闻言,眼睛有些闪亮的看向贾蔷。

贾蔷呵呵笑道:“我说话何时不作数过?”

李婧大喜,心中再无郁气,不过又担忧道:“爷走得开?”

贾蔷笑道:“如何走不开?”

李婧有了身子后,女儿气明显多了许多,撇撇嘴道:“爷那么多大事,林老爷回京后,只会更忙。韩彬那些人也要回来了,爷放心得下?”

贾蔷好笑道:“先生还指着我?半山公他们回来,和先生之间当然会有斗法,但他们之间的斗法,多是君子之争,是在可控范围内的。再者,先生已经占据了极大先机。我再出手,未免让人觉得欺负了人。再者,我也不单为了……”

李婧奇道:“还有甚么?”

贾蔷道:“今年是林妹妹的母亲病逝十周年的日子,我和她一起回去拜祭一番,谁还能拦我?”

李婧:“……”

见李婧不语,贾蔷笑道:“不会觉得是个搭头罢?”

李婧白他一眼,摇头道:“我最近在想一事,就是不知道妥当不妥当……”

贾蔷笑道:“且说来看看。”

李婧道:“这次爷入诏狱,最让我吃惊的,就是林姑娘的表现,实在是出人意料!但林姑娘有这样的勇毅魄力,其实是极大的好事。尤其是等和爷大婚后,愈发名正言顺。所以,我想着,往后是不是夜枭的人,也可听命于林姑娘?或是,单分出一部分人手来,听命于她?手上果真有一部分可指派的力量,林姑娘心里会更有底些。”

贾蔷想了想,犹豫了下,道:“此事,我再思量思量。”

果真要培养出一个倒拔杨柳林黛玉?

若是让黛玉手里握一支可杀生的力量,那可比简单一个倒拔杨柳要厉害的多。

倒不是怕她伤人,就怕她伤己。

不过……

也非是坏事,谁也不知道意外甚么时候降临。

摇了摇头,贾蔷道:“此事等先生回来后,再议一议罢。”

说罢此事,二人继续在桃园中行走。

大半早熟的桃都已经被摘下了,桃园的桃子并不外卖,都被酿成了果酿。

只西斜街会馆那边,每天都能消耗不少。

女人爱逛街的天赋,不分古今。

尤其可以预料到的是,随着林如海在山东立下惊世大功,回京之后权倾朝野后,贾蔷麾下的生意只会一日比一日好。

“接下来,还是得低调发展啊,万不能高调,不然必会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在一处矮坡站定,贾蔷眺望桃林,轻声笑道。

李婧点点头,道:“夜枭的人已经将那几位将要进京的大员底细摸了遍,没一个好相与的……”

贾蔷笑道:“好相与的,能在景初朝成为刺头,还能步步青云,压都压不住?这样的人,必是性格极为鲜明者。他们顶多只有一个共性,就是清廉。但论起手段来,有的刚直,有的寡言少语,手段却暴烈,有的看起来刚烈,言辞锋利,手段却阴柔之极,让对手防不胜防,有的擅长阳谋,也有的好弄险,使奇计……但毫无疑问,皆是人中龙凤。先生曾同我说过,这些人都是人杰,是我学习的榜样,让我务必戒骄戒满,人一旦自满,就离衰败不远了。”

李婧抿嘴笑道:“爷得遇林老爷,当真三生有幸。”

贾蔷闻言呵呵笑了笑,叹道:“是啊,三生有幸。”

说话间,听到侧面传来一阵动静,传来阵阵笑声。

贾蔷笑道:“来了!走去瞧瞧!”

李婧笑道:“爷也会顽,还特意准备了些农家衣裳。姑娘们穿惯了绫罗,哪里穿得了这样的粗布衣裳?”

贾蔷哈哈笑道:“那岂不是更有趣?”

说着,与李婧往西面行去,未几,就见三个农妇和三个先前没见过的农家姑娘,引着一众“村姑”嘻嘻哈哈的搭着筐背着箩过来。

看到贾蔷出现,众人大惊,尖笑着闪躲起来。

贾蔷哈哈大笑道:“老天爷!这都是从哪来的那么多村花?”

只见黛玉、宝钗、湘云、宝琴、三春并凤姐儿、可卿、平儿、尤氏、尤三姐、香菱、晴雯、紫鹃、莺儿等一大群环肥燕瘦的女孩子们,此刻都去了往日里的绫罗纱裙,穿着颜色各异的布衣。

上面是衣裳,下面是裤子,外面罩一件齐膝短裙……

便是这,也是她们从未穿过的粗陋衣裳。

连头上的珠钗也都不能戴了,换上了李婧早先使人备好的木钗。

旁人都怕羞,不愿和贾蔷相见,独香菱不怕,喜滋滋的跑到贾蔷跟前,跟他显示她的花布衣裳,还有脑后扎起的两个小发髻,也用花布包起,有趣之极。

黛玉依旧俏生生的站在那,星星点点的美眸白了贾蔷一眼,水灵的如同一支刚凝晨露的芙蓉花。

宝钗则不同,身姿丰润的她,去了宽大奢华的绫罗遮掩,穿着相对纱裙来说算是紧身的布衣,其身量在姊妹间着实有些惊人。

再一一看下去,贾蔷只觉得眼睛都快不够用了。

有婆子胆大些,同贾蔷笑道:“老爷家的女孩子们,一个个都像天上的仙女儿,这样好看,穿上布衣也不是寻常人,哪里做得了这些粗活?”

贾蔷一摆手笑道:“像是天上的仙女儿,说明并非真的是。既然不是,就该食人间烟火。姑娘们,快干活摘桃了!地主老爷家,也没余粮吃啦!”

这戏谑之言,引来一片啐笑声,湘云更是凶狠狠道:“先摘的桃吃!”

凤姐儿、平儿等几个过来人面色古怪忍笑,贾蔷则大惊,道:“我还是先落荒而逃罢!”

众人大笑!

……

山东境内,聊城北。

河阳沟。

阴沉沉的天空布满乌云,绣衣卫指挥使魏永站在河阳沟西侧的半坡上,面色淡漠。

河阳沟夹道内,十来架囚车依次排列。

囚车周遭,恍若人间炼狱,一片尸山血海!

这些人,都是从京城而来,领着必杀罗士宽、曹祥云和李嵩的死命令!

他们绝不能让三人回京,去指正赈济灾粮盗卖一案背后的黑手们。

只要三人不能活着回去指认,那么此案到罗荣就为止了。

若是他们活着回京……

又将不知有多少豪门,将临抄家灭族之祸。

魏永看着夹沟内成百上千的死尸,目光森然冰寒,他以阳谋之计,在此埋伏了二百强弩手,三百强弓手。

又亲领五百绣衣卫压阵!

结果,占得先机的情况下,仍折损了近二百绣衣卫。

这一千余人里面,绝不止那些高门豢养的打手和江湖杀手,还有精锐军卒!

因为再高明的江湖客,也不可能去结阵迎敌!

只可惜,这些人原就是被当成死士,身上没有丝毫线索。

不过,他在京中还布置有后手,如此规模的人手调动,不会留不下蛛丝马迹。

且这一场恶战下来,京中那些人,怕是要痛的睡不着觉罢?

眸光闪了闪,魏永沉声道:“王阿大!”

不远处一绣衣卫百户忙应道:“卑职在!”

魏永道:“即刻回京,在京中散播今日伏杀之事,并传言罗士宽等人未死的消息。另外,让朱雀千户四处调兵,做出南下支援本座的模样,再隐晦外传,就说山东这边,绣衣卫损失惨重。”

王阿大闻言眼睛一亮,恭敬道:“大人之意,是再钓一波逆贼?”

魏永呵了声,淡淡道:“废物,总要利用到底才好。”

王阿大大声领命,不过转身之际又有些犹疑,轻声道:“大人,卑职走后,曲阜那边,林相爷身边是不是要加派人手?不是说还有大批人手,是冲着林相爷去的么?”

魏永侧眸瞥他一眼,冷笑道:“快走的罢,就这点道行,还去替林相担忧?那些去曲阜的人,只会比这里的死的更快!快滚!莫要自作聪明,贻笑大方!”

王阿大闻言也不嫌丢人,敬服道:“若如此,林相爷当真不愧是名相啊!上马能为帅,下马用计也能杀人,了不得!”

魏永笑骂道:“还用说?那可是皇上倚为国之柱石的擎天白玉柱,架海紫金梁!这会儿,那边也应该完事了。”

说着,其眼中闪过一抹异色……

……

曲阜。

赵府书房。

林如海在几案上书写着甚么,听到书房房门响声亦未停顿,直到一盏茶功夫后,才搁下毛笔,问道:“都解决妥当了?”

老仆林忠微微欠了欠身,笑道:“老爷放心就是,有侯爷的人手援手,再加上青隼,这股力量已经不比在扬州时差几分了,那些人想在曲阜闹事,岂不是找死?只是……”他迟疑了稍许。

林如海淡淡问道:“只是甚么?”

林忠小声道:“只是,咱们手里的青隼根底,怕要被绣衣卫都侦知了去……”

林如海呵呵一笑,道:“皇上原就知道青隼的存在,藏着掖着,反倒着相了。再者,也无不可对人言之处。此事就这样罢,回京后,我会与皇上详说的。不过,这一回后,青隼也不该再继续存在下去了。”

太犯忌讳!

林忠闻言大为不舍,道:“老爷,纵然咱们用不着,也可以给侯爷啊!”

林如海沉吟稍许,摇头道:“他手里的人,也不宜过盛过强。圣心如炬,自有尺量。回京后,只让岳之象去蔷儿那边就是。留下几个打探消息的,其他的人,都交给绣衣卫。”

岳之象,乃青隼内第一战将!

跟随林如海在扬州那些年,立下了汗马功劳,比高隆更勇更能杀。

而这样的人,原都是难得善终的……

林忠闻言,倒也高兴,笑道:“给侯爷也好,老爷到底春秋也高,将来小公子出生后,原要侯爷和姑娘多多费心,看护照顾着。”

林如海闻言,眉眼间多了几许笑意。

梅姨娘有身孕之事,着实让他心喜。

若能得一血脉,实乃上天眷顾。

不过林忠说的也不错,以他的年岁和身子骨,再能坚持,怕也很难坚持到孩儿长大成人,终究还是要托付给贾蔷和黛玉。

却也没关系,他信得过这两个孩子,甚至更在孩子生母之上……

“准备准备,明日回京!”

……

PS:又是六千字大章,求票票啊~